公司債現場檢查連推三年百份處罰書尋蹤監管邏輯 – 中國新聞網 (新聞發布)

Home » 08金融 » 公司債現場檢查連推三年百份處罰書尋蹤監管邏輯 – 中國新聞網 (新聞發布)
08金融, 私募債/公募債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本報記者 谷楓 實習生 馮楠 北京報道

導讀

近日證監會債券部集中將2015年以來根據現場檢查結果出具的處罰書一併公布。78家受罰公司以及22家受罰券商的處罰書完整清晰的勾勒出了證監會債市監管的邏輯。

資本市場對於現場檢查這種監管手段並不陌生,在IPO等業務中,證監會便採用這種檢查方式。因為針對性強以及在現場檢查更容易發現細節問題,這種執法手段對市場具有較強的震懾力。

證監會在債市監管中同樣將現場檢查作為重要的執法手段。根據記者了解,目前證監會針對公司債開展現場檢查已經有3年時間,2015年起證監會開展了首次針對公司債券發行人現場檢查工作,隨後2016年又開展了針對證券公司公司債業務的現場檢查工作。

在此之前,債市監管現場檢查的結果均以證監會通報的形式呈現,但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的記者了解到,證監會債券部集中將2015年以來根據現場檢查結果出具的處罰書一併公布。78家受罰公司以及22家受罰券商的處罰書完整清晰的勾勒出了證監會債市監管的邏輯。

「對於眾多現場檢查處罰千萬不能簡單理解為單純強化監管,監管趨嚴的背後是為了促進市場的良性發展,為了培育市場的披露意識和規範意識。證監會監管是持續性的常規工作,絕非運動式執法。通過這些年的持續監管,發行人的信息披露及時性和質量持續提升,這才是信用債市場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石。」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12月6日講道。

處罰書解密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梳理,此次債券部公開的根據2015、2016、2017三年現場檢查結果處罰的企業共達78家。

三年時間裡,被罰企業的數量依次上升。2015、2016、2017三年被罰企業的數量分別為3家、20家以及55家。可以看出,2017年證監會治下債市監管趨嚴的大趨勢。

從現場檢查執法分佈的地域來看,3年時間裡共有28個地區的證監局對轄區內的企業出具了處罰,這幾乎涵蓋了全國的所有地區。在所有地區中四川證監局和海南證監局處罰企業的數量最多,分別有6家,而浙江證監局、山東證監局以及北京證監局以5家的處罰數量位居其後。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梳理,78家企業被處罰的原因主要在三個方面。

首先是募集資金管理和使用的問題。在處罰書中,相關問題涉及募集資金挪用、轉借他人;募集資金專戶管理不到位以及募集資金購買理財、外匯、結構性存款或暫時轉存至其他銀行等幾方面。

以16寶城債的發行人為例,寶城旅遊2016年1月26日在深交所發行了公司債,募集資金2億元。但隨後寶城旅遊在2016年2月19日便將募集所得資金1.96億元由募集專戶划轉至非募集賬戶,並通過該非募集賬戶陸續使用募集資金。此外,2016年2月22日,公司將1000萬元募集資金轉借昌樂國有文化資產經營有限公司。

除此之外,信息披露也是監管層重點關注的問題之一。

在所有處罰書中,記者梳理了數項相關公司被罰的原因。分別是,未披露重大投融資事項;未完整披露子公司、重大關聯方相關事項;未制定或未披露債券的信息披露制度;募集說明書中披露的內容與實際情況不符以及未準確披露募集資金使用信息、當年累計新增借款或對外擔保超過上年末凈資產20%未披露。

另外,發行人的公司治理以及內控也是監管的常規要求。從處罰書展現的信息來看問題有,管理層不齊備或管理不規範;未制定公司債券募集資金管理相關制度;內部控制不嚴格獨立性存在瑕疵;決策未嚴格執行《公司章程》的規定。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信用債市場的發展,監管層債券業務現場檢查涉及的種類也在豐富,記者發現在2017年的現場檢查中可轉債以及中小企業私募債也一同納入現場檢查的範圍中。

今年11月北京證監局便在現場檢查中發現神霧科技集團發行可轉債后存有募資資金使用不當,信息披露存在錯誤和遺漏等問題。

不僅是發行人,證券公司也是監管層現場檢查的主要對象。記者了解到,監管層從2016年開始對券商公司債業務進行現場檢查。

根據證監會此次公開的信息顯示,2016、2017兩年時間裡,共有22家券商在現場檢查中出現問題被罰。

債券發行人被罰數量在上升,證券公司被處罰的數量同樣也在上升,2016、2017兩年,被罰券商的數量分別為9家和13家,其中西部證券是唯一一家連續兩年都被處罰的券商。華英證券和大通證券則分別在單一年度被處罰兩次。

從地域分佈來看,天津局、四川局和浙江局處罰的券商最多,分別在各自轄區的現場檢查中處罰了3家,上海、江蘇、貴州等三地的證監局以處罰2家位居其後。

「作為託管人或者承銷商,債券市場中證券公司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從前期對企業進行盡職調查了解企業真實狀況,到後期監督企業規範使用資金。因此,對券商的監管將會快速反饋到債券市場中。」新時代證券投行部的一位人士12月7日對記者表示。

與此同時,券商長期在一線同企業和各類機構打交道,一定程度上也具備培育債券市場規範運作意識的功能。因此,監管層在監管中非常重視對券商樹立真實信息披露意識的培養。從處罰書的內容來看,對於券商干擾企業信息披露真實性的行為,監管層重罰毫不手軟。

在華金證券被罰的案例中,其因「存在直接參与信用評級報告修改,損害評級工作獨立性行為」被罰暫停債券承銷資格6個月。

驅動信披升級

2015年以來,交易所債券市場大擴容,規模大幅增長的同時各種亂象也隨之發生。發行人良莠不齊、信息披露不完善、資金用途監督不嚴及投資人加槓桿速度過快的問題頻現。2016年末開始,包括產品違約等風險事件頻發。這一背景下,證監會強化債市監管也是意料之中。

這其中現場檢查便成為了監管層債市監管所用的「重器」。2016年末,證監會更是制定發布了《公司債券發行人現場檢查工作指引》(以下簡稱《工作指引》)。《工作指引》明確了檢查對象的選取方式,確立了以問題和風險為導向的專項檢查以及「雙隨機」抽查等機制;結合公司債券的特點和風險因素,確定了現場檢查的內容與方法,列明了現場檢查中應關注的重點方面以及可採取的具體檢查手段。

「證監會系統從2015年市場發展的同時就開始同步抓發行人監管,目前已2015、2016、2017連續檢查了三年,以後將每年組織一次現場檢查,並對發現的違法違規問題及時處理,共採取了70餘家次行政監管措施(根據規定一旦被採取監管措施將1年內不得發私募債),對發行人形成強烈的規範預期。」前述監管層的人士講道。

北京地區一家中型券商固定收益部人士12月7日向記者透露:「如果現場檢查被抽中從公司到項目組都會比較緊張,現場檢查的震懾力遠超一般監管審核工作。常態化的現場檢查對中介機構和發行人都會起到引導規範的作用。」

但值得注意的是,證監會的現場檢查並非單純的為了監管而監管,執法行為的背後是希望提升債市信息披露質量,為債市長期健康發展打下基礎。

前述接近監管層的人士也表示:「監管層強化監管的邏輯是,剛性兌付逐步打破后,將迎來真正的信用債市場,投資者開始真正根據發行人的信息披露來甄別投資,這個時候,信息披露的質量對市場的長遠健康發展居於根本性基石性地位。」

毫無疑問,嚴格監管之下債市亂象得以改善。但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讓公司債一級市場回歸理性,其數量和規模在2017年均出現了下滑。

據鵬元評級統計,今年前10個月,共有1074隻各類公司債完成發行,募資規模合計10707.32億元,分別同比下降48.09%和58.87%。具體看,公募公司債和私募債同比均大幅下降,發行規模分別為4873億元和4686.71億元,分別同比下降58.95%和65.13%;

作者:谷楓 馮楠






コメントを残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