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承惠:限制保本理財會給股份制銀行帶來較大影響 – 臺灣新浪網

Home » 08金融 » 張承惠:限制保本理財會給股份制銀行帶來較大影響 – 臺灣新浪網
08金融, 私募債/公募債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圖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張承惠

  新浪財經訊 1月14日消息,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主辦的「第二屆金家嶺財富管理論壇」今日在青島開幕。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張承惠在論壇上表示,資管新規未來一定要消除剛兌。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限制保本理財有可能會導致銀行理財規模出現下降,進而對銀行產生比較大的流動性衝擊。受衝擊最大的有可能是全國性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其次是城商行。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張承惠:剛才劉總做了一個非常好的發言,而且我覺得他的發言立意非常高遠,我講的比較具體,我的題目「資管新政給金融行業帶來的挑戰和機遇」,他講的是長期,我是側重於短期。我覺得這次資管新政對銀行業的挑戰是最大的,而且從目前來看,挑戰是遠遠大於機遇,這些挑戰表現在至少三個分析,我總結的也不是很全面,CF40也做過專的研究:

  第一個挑戰,我覺得我們要小心流動性風險的衝擊。因為這次資管新規提出來金融機構開展資管業務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而且在兌付困難的時候也不能變化墊資兌付。這個發展趨勢未來一定是要消除剛兌的,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限制保本理財有可能會導致銀行理財規模出現下降,進而對銀行產生比較大的流動性衝擊。我看到的2016年的年中萬得數據,銀行理財的保證收益率的佔比是8.5%,保本浮動收益的占本是14.7%,去年7月份銀行理財餘額是28萬億,按照這個比例估算,保本保收益的產品餘額大概是3.75將近4萬億這麼一個規模,4萬億的資產如果說全部取消保本保收益的話,有可能就會帶來比較大的影響。

  我覺得受衝擊最大的有可能是全國性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其次是城商行,下面這張表也是萬德資料庫上的,銀行業的理財資金占負債的比例,全行業是13%,全國的股份制商業銀行是接近29%,遠遠超過行業平均水平,城商行是16.63%。這兩大群體,特別是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這幾年發展理財、發展資管行業非常之快,所以對他們的衝擊也可能是最大的,國有商業銀行財大氣粗,資本金雄厚,而且佔比相對來說不是很高,所以國有商業銀行應該說騰挪餘地比較大,因此受到衝擊可能會相對比較小。還有農村金融機構,本來就很少有理財業務,還有新設立的民營銀行,也是由於種種的客觀因素的限制,它很難開展理財業務,所以比重很小,因此受到的衝擊反而會比較小。

  第二個可能的衝擊,或者說挑戰,是會影響銀行業的利潤。最近這幾年銀行業中間業務收入是在快速增長的,我們說資管的監管加強,短期之內可能會對銀行的中間業務收入產生比較大的衝擊,下面這張圖也是中間業務收入中不同的類型,中間有收入佔比,紅色這條線是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它的比重也是最高的,最近這幾年增長也是最快的,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受到的衝擊也可能是最大的。下面這張圖是上市銀行的ROA和ROE,從上市銀行的資本收益率情況來看,應該說過了2013年的高點之後都出現了大幅度的下滑,所以在這樣的對於銀行業來說,隨著利差的收縮,隨著新入市數量不斷增加,還有互聯網金融,新崛起一些類金融服務的挑戰,所以他們未來遇到的在盈利方面的壓力可能會更大。

  第三個挑戰就是對銀行內部的管理體系調整的壓力,這裏我也舉了一些例子,比如說新規定了明確資管關係要分為公募和私募產品,同時要按照固定收益、權益類等等這些分類的方法進行分類,而且提出了80%的比例要求,目前銀行理財一般是按照普通零售客戶和高凈值客戶分類的,而且不同類型的產品在可投資資產範圍上面也和新規存在比較大的差異,要適應新規定,對銀行來說內部管理的調整壓力是比較大的。還有私募,200人的限制,絕大部分銀行理財都超過200人,如果說按照新規進行調整的話,實際上也存在著一定的困難。還有對公募產品投資,新規定進行了限制,究竟什麼是風險低、流動性強的債券資產,這個標準不是特別清晰,也可能在監管的過程中監管部門會不會有比較大的自由裁量權,還不清楚。這次新規對資管產品非標資產給予了限制,這個限制和銀監會的8號文是存在衝突的,比如說我們說銀登中心,還有債券交易所的融資計劃,還有私募債等等,這些資產是不是屬於非標資產是不清楚的,而且要解決非標清楚期限錯配的問題,這裏存在一個問題,大量非標資產是投入於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投入於「一帶一路」項目的,還有有些是地方的大型的基礎設施。這樣一些期限錯配,如果把它全部轉為標準產品的話,不僅對銀行來說難度比較大,對實體經濟可能也會帶來比較大的風險。

  還有在管理方面新規要求金融機構做到每隻資管產品的資金單獨管理、單獨建賬、單獨核算等等,有一些要求,對銀行管理運營也會帶來比較大的問題。還有滾動發行、集合運作、分離定價特徵,這次新規對資產的集中度也做出了規定,對於銀行來說它沒有辦法獲得其他投資機構的信息,所以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它沒有辦法去判斷它是不是超過了相應的比例,等等,有很多方面是存在一些問題的。

  再舉一個例子,對於槓桿比例的限制,現有契約如果說很多契約已經到期了,如果說由於槓桿比例的限制提前結束契約,這可能是有悖於契約精神的。

  新規來說金融機構不能提供通道服務,對於銀行來說目前沒有放開對銀行股票市場、期貨市場、銀行資管產品的入市資格,如果取消通道業務的話會對銀行這一類的資產產生比較大的影響。另外基金中的基金,管理人中的管理人,這是天然嵌套的,所以怎麼解決這兩類產品,也還著問題。對於非銀行金融機構來說,我覺得最大的挑戰在於市場可能會出現劇烈波動,以及下一步業務開展的難度在加大,這次資管新規提出來剛兌認定標準,在債券市場,目前銀行理財產品對債券市場配置比例較高,大約是50%的理財資產配置在債券市場,而50%裏面又有80%到90%是配置在信用債市場,如果說限制保本理財,有可能會對債券市場,特別是信債市場的資金供給關係產生比較大的影響,有可能引發劇烈的市場波動和流動性風險。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對私募機構的資管產品是不是處於新規的監管範疇呢目前也不明確,如果不納入的話,對持牌金融機構競爭壓力是非常大的,如果納入,2.2萬家的機構意味著要給它發牌,成為金融機構,這個也是很糾結的一件事情。

  還有對於信託公司來說,投資者適當性管理,按照這個要求的話,如果說信託計劃認購超過200人會作為公募產品進行管理,進行監管,投資範圍會受到極大的限制,大部分業務是沒有辦法開展的。

  另外這次新規也強化了對資本金和準備金計提的要求,要求按照資管產品管理費收入的10%進行風險準備金,這個有可能會出現重複計算,比如說信託公司已經提了大概五類的風險準備金,再提風險準備,對他們的壓力比較大,而且可能會存在重複計算。新規對資管產品的凈值化管理的要求,也給金融機構帶來一些困惑,有一些場外的固定收益類的資產本身是沒有市場價格的,你要求它實行凈值化管理難度比較大,還有一些流動性比較差的資管產品,它可能一筆交易就會對整個的產品估值產生巨大的影響,因此這個時候市場價值不一定能代表公允價值。

  還有新規規定資管產品持有人不得質押融資,這點對資管產品持有人來說,對金融機構來說,都還是有比較大的挑戰性的,因為質押融資是資管產品獲得流動性的重要方式,所以金融機構提出來期限錯配的問題和質押融資的問題,如果這兩點同時管住的話,就有可能會出現比較大的流動性風險,你要麼放開期限錯配,要麼放開質押融資。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過渡期內,現在大概一年多的時間,由於資管產品規模非常龐大,一年多的時間對於銀行,對於金融機構來說,很難完成業務的轉型,有關產品的切換,還有內部的電腦程序、模型,這些轉換都比較困難。

  那麼機遇在哪裡呢?這個我沒有想好,這次資管新規對金融行業的機遇,我覺得首先一個機遇就是這次資管新政出台本就是為了凈化資管市場,使我們資管市場進一步的簡潔化、規範化,從中長期的角度來說會有利於公平競爭,這一點應該是毫無疑義的,我剛才說的挑戰還是短期的挑戰。

  還有一點,邏輯上通過消除了層層嵌套,會不會有利於降低銀行的資金成本呢,從邏輯上說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從我們目前金融形勢的現狀來看,恐怕這點難以做到,因為現在銀行缺資金,在缺資金的情況下,資金成本不太可能降下來,還有中國這麼多年的金融市場的改革、發展,我們已經有一批相當成熟的投資者,保本保息的理財產品不存在了,他不一定會把他的錢重新存到銀行吃比較低的存款利率,他可能會更加積極主動尋找其他的投資渠道,從這個角度上來看,資本市場的發展可能也是一個比較好的契機,特別是有一些基金,可能會有更多投資者尋找基金的工具,來謀求自己資產的保值增值。

  還有一個機遇,未來專業的投資機構可能會有更大的發展機會,因為我們資管新政之後,對於中介機構來說,風控能力的要求更強,而且要更加善於利用市場的波動幫助投資者理財。因此呢,在未來的中國資管中,我覺得專業化的分工會不斷的深化,而且專業性的機構會出現的。

  我就說這些,謝謝各位。






コメントを残す